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踏天神王 > 《踏天神王》正文 第594章 氪金玩家

《踏天神王》正文 第594章 氪金玩家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踏天神王,163sl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反杀了?”  苏媚娘微微诧异,她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与自己意料之中的差别这么多,半柱香的时间不到,吴宇晨便已经将药人给杀了。  自己竟然还小看了这个家伙了吗?  见着双眼之中绽放出璀璨光芒的折耳猫,苏媚娘微微一笑,这家伙的肉身强大,一击不死便占据了主动,再加上这云镯,对付没有自主之力全靠他人控制的药人,能赢也能说得过去。  边上对妹纸拍了拍那厚厚的猫掌手套,敷衍的说道:“好棒!”  折耳猫:“喵,喵!”哼,也就是这药人太笨了,若是他爪子锋利点,一爪子将吴宇晨的心脏给抓出来,那不就了结了吗?  苏媚娘笑而不语。  远处,那青袍女子苏晓云咬着唇,重重的跺了跺脚,眸子里带着一抹恨意,这药人可是大师兄的宝贝啊,为了抓纪东器才让自己带出来,结果却被人给斩了,等自己回去宗门,该受到如何的责罚? 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便是眼前的这个小子!  他可恶!  砸碎了自己的金陵剑,又杀了药人!  这便是强盗者的思维了,允许我杀你虐你,可当你怒而反杀了,那就全是你的错了!你为什么不乖乖的站在那儿,让我杀掉呢?为什么!  不过,事已至此,光凭她灵海境二重的实力,便没了必胜的把握,苏晓云狠狠的瞪了吴宇晨一眼,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落向地面,她要跟涂师兄汇合,以涂师兄灵海境三重同阶无敌的实力,绝对能够杀掉病怏怏的纪东器,然后将眼前这个敢于杀掉大师兄药人的家伙给碾死!  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帅特善良特好说话?所以你想杀我的时候就杀我,想走的时候就走?”  吴宇晨的声音远远传来,可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却仿佛已经近在咫尺,苏晓云心中一惊,回头看去,却只见得那赤炎战车周身缠绕着奔腾的火焰,仿佛整辆战车被火焰簇拥着涌来,声势逼人。  “怎么会这么快!”苏晓云大惊失色,对方这战车的速度,虽然没有施展了秘术的纪东器来得快,却也一点都不算慢了,这家伙,手中这么多好东西吗?  吴宇晨冷笑,有一种氪金玩家面对着普通玩家那种装逼如风之感,颤抖吧,人类!  吴宇晨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抹,带出道道残影,再次出现的时候,掌中已经握着一盏古灯,这是煊青灯,当初从血河宗栾蔺那抢来的,当初其中蕴着的火焰伤不到吴宇晨分毫,并不是说这元器不行,相反的,这煊青灯一点儿也不弱,只是吴宇晨并不畏惧火焰罢了!  吴宇晨张口,对着灯芯吐出一口长长的气,只见得那煊青灯灯芯里陡然爆开一团炽烈的火焰,以气流方向为桥梁,火焰如水般尽数涌向了苏巧云身上。  “啊!”  火焰一沾染到苏巧云的身上,顿时就熊熊燃烧起来,仿佛她的全身上下尽数都能够充当燃料一般。  苏巧云如陨石一般落在地面,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,不是摔的,而是被这可怕的火焰烧的,她极力想要扑灭大火,可无论她真元如何翻覆,各种元器劈头盖脸的落下,亦或者身子在地面滚动,却怎么都无法将火焰扑灭,气息一点一点的衰落下去。  而另外一边,吹牛功底有吴宇晨一半实力的纪东器,同样被无情碾压。  他一脸苍白虚弱的祭着一块玉如意,撑开一道青色的护罩,但这道护罩在涂师兄缠绕着黑气的飞剑攻击之下,愈发暗淡,那暗红色的玉如意周身颤抖,发出宛若悲鸣的呜咽之声。  纪东器眼中也掠过一抹绝望,这玉如意是他温养在灵海之中的,想着哪天能够晋级天宫境,便温养于天宫之中,作为自己的天宫命器,可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 跑不过,打不过,只有死路一条吗?  可凭什么?  凭什么自己不乖乖的献出名额就必须要被抹杀?  就因为自己师傅已死,就要低他们一头吗?  “我不甘心啊!”  纪东器仰天长啸,沧桑的脸上露出几分悲戚之色,颇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壮之感。  “死吧,纪师兄!”  涂军在“纪”字上咬字很用力,很显然,他对这个名义上的师兄他很是不屑,凭什么?就凭他死了师傅,便要占据一个名额吗?  这样的辣鸡,杀掉了就不会让人嫌恶了吧?  随着涂军并指一挥,那飞剑落在他的手中,然后整个人随剑走,长剑流淌着如墨的黑气,汹涌的黑色浪潮之中,宛若有无数妖魔鬼怪在悲泣。  长剑刺在青色屏障之上,而后黑气层层叠叠的压了上去,在这样的重压之下,只见得一道道裂纹,如蛛一般,在玉如意的表面蔓延了开来,然后爆成齑粉  随着青色的护罩消失,纪东器也一口血吐了出来,半跪在地上一脸惨然,取出一块玉符,道:“你想得到它?”  涂军瞳孔一缩,却是止住了脚步,因为他已经看到纪东器伸手捏住了那块承载着未来希望的玉符之上,手上也由于微微用力,而变得青筋毕露。  他想毁了玉符!  虽然纪东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可身为灵海境三重的修士,他自然能够毁掉这玉符,一旦让他这样做了,那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,便尽皆都成了笑料。  涂军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:“涂师兄,这玉符是宗门之物,你就是这样对待宗门的栽培的?”  “宗门,呵呵”  纪东器脸上露出了冷笑:“自从我师傅过世之后,宗门就越来越陌生了,如今的宗门,早已不是我知道的那个了,小人当道,毫无风骨,这样的南乙派,还谈什么名门大宗?至于栽培  我都要死了,死于师弟的追杀之下,谈什么栽培?”  一时之间,涂军竟然无言以对。  是啊,我死后,管他大浪滔天?  不对不对,这种思维,怎么能在号称宗门豪侠的纪师兄口中说出来呢?  纪东器握紧了玉符,这数十年来的一幕幕却是在他脸上流淌而过,宗门对于他来讲,又岂会是嘴上说的那般容易舍弃?  宗门啊!  纪东器的脸上多了一滴略显浑浊的泪水,在涂军惊恐的目光之下,用力的将手中玉符丢给了缓缓靠拢过来的吴宇晨!  吴宇晨:“”  他握着手中的玉符,心中仿佛有无数模样可爱的神兽奔腾而过,这个叫做纪东器的坏胚,究竟想坑自己多少次?  我草你家大爷你信不信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踏天神王,163sl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