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踏天神王 > 《踏天神王》正文 第446章 此路不通

《踏天神王》正文 第446章 此路不通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踏天神王,163sl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我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胜券在握,鹰九歌咬牙狞笑:“从来就没有人敢打我,就连长老都不敢对我动手,你这个家伙,竟然敢打我!你就一个人,我这五个人,刘叔还是天元境七重的强者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煞笔!”

    吴宇晨简直是服了对方这需要充值的智商,他难道真以为李婼是怕了鹰无痕才将视线移开置之事外的吗?

    她这分明是给自己方便,以报刚才鹰九歌目光之仇啊!

    “跟我比人多?”

    吴宇晨也是呵呵一笑,道:“来几个,都算到我头上,给我狠狠的揍他们吖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原本远远围观的那些修士,大多数都祭起了各自的元器,他们虽然害怕鹰无痕的报复,但此刻有吴宇晨担着,他们还怕个屁啊!

    天塌下来,不是还有吴宇晨挡在前面吗?

    再说了,打完就跑,这里这么多人,这鹰九歌又记得住谁?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随着吴宇晨的一声怒吼,那些元器呼啸落下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朝着鹰九歌几人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刘叔!”

    鹰九歌忍不住尖叫出声,这些泥腿子竟然敢向自己出手,他们怎么敢?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眼神凝重,双手真元光芒片片升腾,飘扬如焰,在这些元器下落的瞬间,这才猛的吸气吐声,隔空挥拳,祭出一块玉符,撑起真元护罩。

    各种元器接踵轰落,另外几个天元境的修士被直接砸得头破血流,倒地不起,但落在这中年男子的护罩之上,却只是荡开一圈圈的涟漪。

    男子如同一块礁石,任凭着浪潮冲刷,他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鹰九歌原本吓得半死,但见得刘叔护住了自己,顿时又得瑟起来,冷笑道:“人多怎么样?根本破不开我父亲赐予的宝物,只要等得一时半刻,宗门里自然有人前来,到时候我让你们个个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不少人为之色变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执法队很快便会知晓,到时候鹰无痕再来的话,大家当真就得完蛋了!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能够迅速的破开这护罩,然后赶紧撤走。

    可这护罩,看起来坚韧无比,一时半刻恐怕也无法击破……

    不少人焦躁起来,也有人趁机悄悄遁走,但更多的人却是竭尽全力,想要击破这护罩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站在这里,你们来打我啊!”

    鹰九歌冲着吴宇晨勾了勾手指,那犯贱的模样,格外的令人想要揍他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吴宇晨伸出一只手,贴在那土黄的护罩流光之上,他冲着护罩之中的鹰九歌笑了笑,掌劲一吐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像是超大的气泡被针戳中,那护罩之上的流光顿时四泄散开,那原本悬于头顶的数十把元器,顿时就呼啸的砸落而下,那刘叔仅能够勉强赶在元器轰下之际,举起双臂抵挡,但又哪能够挡下这么多的攻击?

    在一阵沉闷声响过后,惨叫声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李婼忍不住多看了吴宇晨一眼,这护罩,想要破开容易,但吴宇晨的境界却是比那男子还要更低一层,还破得如此举重若轻,仔细想来,却是极为难得啊!

    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“执法队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,众人顿时就一哄而散,铺着青石砖的街面上只剩下几个人躺在哪儿,鲜血流了一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娃,被打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吴宇晨慢条斯理的蹲了下来,轻轻的拍了拍鹰九歌的脸,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,在掌心触碰对方的同时,一道金气却是随之拍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赠他机缘?

    自然不是!

    这金气会不断的破坏他身体的机能,他想要祛除,便得用真元不断的去磨,只是这又谈何容易!

    真元好比豆腐,这金气好比钢针,虽然针很细很小,但想用豆腐将针磨灭干净,需要多长时间?

    “吴宇晨,你是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鹰无痕带着一队执法堂的修士,怒气冲冲的过来,看着满头是血的鹰九歌,脸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爸,他打我,他打我,你一定要杀了他,杀了他!”鹰九歌一边吐血一边大声哭着,眼泪鼻涕纵横。

    吴宇晨耸了耸肩,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他让我打的,这点李长老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李婼点了点头,掐出一个法诀,空气中顿时就浮现出一道虚影,却是那鹰九歌在护罩之中,一脸得瑟的嘲讽:“哈哈,我就站在这里,你们来打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鹰无痕脸都黑了,自己怎么有这么蠢的儿子?

    不过,身为执法堂堂主,他自然知道,这种事情再纠缠下去也没有太大效果,丢脸的只是自己而已,反正这吴宇晨也是将死之人了,就让他再嚣张片刻就是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将心中翻腾的怒火抑制下来,这才让人将那些受伤的人送去救治,听得那呼天抢地的哭嚎声渐行渐远,鹰无痕咬牙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吴宇晨呵呵一笑,仰着头做吹口哨状。

    秦隶的洞府,便在齐云殿的后面,此刻被两名黑袍修士把守着。

    这里算得上是整个万岳宗最为特殊的地方,因为这洞府外面除了看守之外,还布置着阵法,唯有通过结印才能够打开,而这种结印方式,只有秦隶知晓,其他人想要入内,只能手持特殊的玉符才行。

    “便是这里了,你可以进去了,不过,切莫胡乱走动,这里的阵法,可是会杀人的!”

    鹰无痕背负双手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许昌等长老站在阵法外围,眉头微皱,他们也知晓这里面许是危机重重,但到这个份上了,他们又如何能够舍去最后的破局之机?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可是个阵师。”

    吴宇晨很认真的开口,却只换来鹰无痕的嗤笑之声。倒是边上许昌犹豫了一下,却是道:“若是事不可为,便先退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宇晨点了点头,阵法之中的杀机他不怕,毕竟这里是万岳宗,有器灵在,这些阵法根本威胁不了自己,比较麻烦的是,器灵说在秦隶的洞府之中,有个天元境八重的家伙……

    若是普通的修士,以吴宇晨此刻的境界,底牌尽出的话,哪怕是天元境八重,也应该能够斩掉,但问题是,按照器灵的说法,这家伙也不简单,这根本不是万岳宗的弟子,而是南开国的小天才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样的天元境八重,便相当的沉甸甸了。

    不过,行不行,打过才知道!

    吴宇晨没有犹豫,接过许昌递过来的玉符,朝前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云雾起,将吴宇晨的身形掩盖,待到云雾落下之际,他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鹰无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此路……不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踏天神王,163sl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