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踏天神王 > 第254章 不惜一切代价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踏天神王,163sl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桌子上堆满了零零碎碎。

    吴宇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然后断定自己买的应该全是一堆垃圾,果然被姥姥耍了吗?

    边上房间有叮叮咚咚的琴音响起,吴宇晨叹了口气,这老太婆倒是挺懂的享受的,整天有琴音相伴,吃喝又赖上自己,简直是超级享受了有木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全是坏事,换个角度想,自己只花了那么一点点的钱,就能够让一只大妖为自己保驾护航,简直牛逼大发了!

    这样一想,吴宇晨的心情这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咄咄咄。

    这是拐杖在地板上轻点发出的声音,然后门被推了开来,夏瑾墨搀扶着姥姥走了进来,见吴宇晨盯着那一堆杂碎发呆,姥姥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许笑意: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吴宇晨有些垂头丧气,难道自己真不是主角?没理由啊,以自己这如同打不死小强一般的经历,不是主角才有鬼了,可为毛没捡到漏?

    “若不是瑾墨帮你说情,我还想让你多纠结一段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吴宇晨有些意外的看了夏瑾墨一眼,虽然她对那耳环应该有点兴趣,可曾经是天之骄女的她,又岂会因为这点儿东西,帮着自己说话?

    不过,这姥姥对夏瑾墨也太好了点吧?

    老妪哼了一句,站在桌旁,伸手一挥,顿时就有劲风拂过,那些瓶罐以及一些普通的工艺品,在劲风之下,直接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吴宇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一袖扫过,那全都没有用了,那还有什么有用?难道说,有用的只是夏瑾墨的那对耳环?

    夏瑾墨没戴那对耳环,他也不好找她要回来仔细端详一般,但若是真的有用,那便足够了,两块元石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“蠢货,怎么修炼到天元境的?”

    姥姥冷哼一声,道:“难道你眼里只有那些零碎,就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其他的东西?

    吴宇晨一头雾水,目光缓缓扫过,然后才发现,被姥姥衣袖拂过,那原本包着那堆乱七八糟玩意的那块布,依然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吴宇晨眼睛一亮,拿起那块布,将真元注入其中,却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么简单就能发现,早就被别人买走了,还轮得到你?”

    姥姥将那块布拿了过来,食指与中指交并,贴在布上划过,那块布表面上顿时被抹掉了一层,露出里面一根根的纤细剔透的丝线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碧螺蚕吐出的丝制成的,能抗刀枪,能避水火,相当珍贵,虽然这里的量不是很足,但一并抽出来,也能够炼制出一件不错的元器了!至少值个几百块元石。”

    姥姥说完,便将那块布丢回给吴宇晨,吴宇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顿时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姥姥威武啊!这都能发现!

    虽然只不过是一件半成品,啥时候能够炼制成元器还不懂呢,但这种畅快之感,不足以向外人道也。就仿佛去缅甸赌石,你随便丢个一百块钱买了块边角料中的边角料,结果却切开一个老坑帝王绿玻璃种,简直乐翻了有木有?

    “姥姥,要不咱们去捡漏吧,我出钱,你出力,赚到的元石五五分,如何?”

    想到崇州那么多摊位,只要一天捡个十个八个的漏,恐怕自己分分钟就会变成是崇州首富了吧?

    “我可不懂得看。”姥姥慢条斯理的回答:“只是在我还是树的时候,碧螺蚕曾经在我身上吐过丝,所以我才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吴宇晨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真的不是在逗我?

    “我跟瑾墨去街上走走,买点东西,元石拿来。”姥姥冲着吴宇晨伸出了形如枯槁的手,吴宇晨心中一喜,这姥姥嘴上说不要,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嘛,主动去捡漏?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一起吧。”虽然这客栈的房间也有禁制,但只不过是最基础的那种,所以吴宇晨也没打算在这儿修炼,还不如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姥姥眼睛一斜:“别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只是小子如果一个人出门,因太帅常常会惹出一些麻烦来,到时候还得姥姥帮衬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吴宇晨直接取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,姥姥神识一扫:“一百块元石?小子你倒是大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钱小钱,姥姥高兴就好。”吴宇晨一脸谄媚:“刚才小子说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看在瑾墨的份上,好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姥姥直接将储物袋收了起来,带着夏瑾墨往外面走去,吴宇晨选了个相反的方向,自己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帅哥,快来玩啊!”

    “来啊,上来让姐姐好好疼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还害羞了,难道是个雏?”

    闲逛到其中一条街的时候,两侧楼宇不少小姐姐在楼上招手,那各色手帕飞舞,很是热闹,也有些干脆抱着琵琶,架着古琴,轻轻弹奏,轻抹慢挑之际,还冲着吴宇晨抛了一记媚眼。

    竟然敢挑逗哥?

    吴宇晨虎躯一震,真是太腐败,太放荡,太……让人喜欢了!

    嗯,当然,作为一个五讲四美健康向上正能量十足的有为青年,吴宇晨自然不能够孤身进入其中,他琢磨着哪一天将大哥带来,到那时候,他极力将自己一起拉进去,自己为了兄弟情义,也只能够勉为其难一起进去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自我安慰,吴宇晨才堪堪抑制住心口那止不住的疼。

    多好的机会啊!

    在边上一座花楼之上,阵法笼罩。一袭金衣的男子端坐正中,他摇晃着手中如琉璃琥珀般的美酒,举止行为从容而优雅,面带微笑道:“混吃等死的日子,真无聊啊,得找点乐子呢,影子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金衣男子也不恼,自言自语的又道:“影子你真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啊,其实也无需这样,父亲死了,没有人会继续束缚你我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,宗门新来了不少人,其中几个长得不错,一起玩玩呗?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轻轻的拍了拍手,两名女修走了出来,红的紫的衣裙飘动,婀娜多姿,但脸上尽皆有些不自然的表情,这里可是花楼,堂堂修士,竟然在这里会面,若是被人知晓,还要脸面吗?

    可这次见面事关大局,由不得她们不来。

    “少阁主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顾安安冲着金衣男子微微一福,然后取出一枚玉简,道:“这是蒋长老让我带给您的,还请楚少竭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接过玉简,看也不看的往边上桌子一丢,然后站起来,伸手揽向顾安安纤细的腰身。

    顾安安身子一紧,退后两步,脸上露出几许慌乱:“楚少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也不生气,呵呵一笑:“蒋长老来之前,就没跟你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顾安安脸色微变,长老的话如洪吕大钟在耳边响起:“楚少阁主,年少风流,此去一行,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所谓的不惜一切代价啊……

    顾安安眼中闪过一抹决然,然后施施然的走到金衣男子的身边,那楚少阁主哈哈大笑,伸手便将顾安安拥在怀里,之后,他又伸手虚捉,将红裙少女也搂进怀里,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顾安安与红裙少女对视一眼,心中叹了口气,任凭金衣男子的魔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,可目光落在外面之时,却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夏瑾墨那小蹄子的男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踏天神王,163sl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